深寒浅暮

我瞪大了双眼观察世间,却没发现你从我身边匆匆走过。

不言而喻的不见

此后
你就嵌入我一段长久的记忆
以自身无可替代的深蓝

无可奈何
可惜多年的朋友
后来要笑着
甘心的用“一个故人”
一带而过

我想成为一头越来越瘦小的兽
温习寂静
背诵身体里的白雪
依恋土地
依恋一朵花的香

退网

去努力好啦
这是摩羯最擅长的事

她很累

你猜
这段时间
会攒下多少思念

还是要努力的
为了她可以歇一歇
为了以后的长长久久

晚安。

你使我的灵感永生

路人/西贝
不知为何,明明想和你说话
却骗你说,风雨正好,该去写点诗句/
不必嘲讽我,你笑出声来
我也当是天籁
不必怀有敌意,你所有心计
我都当是你对我的心意/
我的宿命分两段,未遇见你时,和遇见你以后
你治好我的忧郁,而后赐我悲伤
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
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热情储蓄/
想饮一些酒,让灵魂失重,好被风吹走
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
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
风虽大,都绕过我灵魂


缺席即永在/康苏埃拉
你不在这个黄昏,不在
与鸽群有关的颤音之间,替我熄灭
雪,熄灭一场死雪纷飞的叫喊/
你也不在宇宙心里,紧握这束渐红的时辰
敲着同样渐红的我,因赤裸
而未能敲响的大门/
你不在那扇门外,不在它已到发的
一切暗穴,也不在我的半空
那些比意义更野蛮的焰火之中/
你不在这簇词语,迸裂
闪着光亮的末节,也不在它们体内
黑与黑的间隙/
你不在此时,此刻,只在你---------
因被我灼伤的唇上
在唇的创痛所能触及,一整片
对其他事物广阔的摧毁里



这么好的信/周公度
为什么没有人给我写信
写这样一封信:
信里说法国式的接吻
说春天,小城,和溪水

说亲爱的,亲爱的。
说“秋天很美,很美
旅途有一点点儿
旧信封才知道的疲惫”

说我喜欢你这样的人
说出很多质问和省略号
说“祝好。某某。
某城。某年某月日”


终生误/李元胜
从纸上拉起一片湖水
或者,
在一首诗里放下你的倒影
一部剧,一张虚空的网
找着不同时代的失意人
让我们跃出苦涩的湖水吧
经历又一次重逢、
相爱和失之交臂
我在这厢徘徊,
心头强按下水中月
你在那厢惊醒,镜中来满繁花
生活,折叠我们只有一次
而它的错过反复消磨着我们

一个人是另一个人的仙境
也可能是另一个人的寒庙
而一部剧是一个时代的后院一个名字是一群人的突然缄默
这无限折叠的人生,
无数朝代里活着
我多么恐惧着,
身边的突然加速度--------
一曲唱罢满头新雪,而你,
仍旧宠着我的喋喋不休
“再讲一次吧,从满头新雪往会讲
我迷上这倒叙的爱
爱着你倒叙的人生”




你的诗提醒我这已是春天了

「如相见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小葱
海棠又是海棠了
铺满整个天空的云,列队散漫
春光复春光

挂在卧室的画,水天一色
是孤独的。她孤独的时候,就看见
好多个孤独,互相拥抱并爱恋了

玻璃窗上的旧痕,是封锁外界的群山
某年终未成行的跋涉,仍在备忘中置顶高悬
时刻准备酝酿一场风暴

窗外青草盲目扩张。没有更远的地方
长过离别。总会有什么到来
或在春天发生

当下闻鸟啼
她的心紧跟着耳膜跳跃
哦,这节奏,像海浪拍打着温顺的礁石

一万个逻辑,堆放在空气中
即将矗立的宫殿,多么恢弘!
而孤独永不舍弃
在他抵达之前


「蔷薇,也不是蔷薇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小葱
窗外,每片叶子上标注的路线
乘着夜鸟的观光车
往返几回,便能熟悉如自家庭院

尘世中的大多数人,已进入深度睡眠
黑夜的风喊不醒,蛙鸣也喊不醒
这都不代表什么

谁会用准确又低调的文字
打开紧闭的环锁,以及更多

作为业余摄影诗,我拍到过许多美好的事物
也不断失去它们

此刻,看不见的少年白云,上晚课去了
门口艳丽的蔷薇,持着另一个星球的语言
和我闲谈
时光滴答滴答的翻译声,是多么多余呀!

昭奚旧草

从不知相思,安知相思死

我擦过三百万颗星辰,还有三千万没有擦
我等了三百年,还有三千年没来得及等
天垣这样大,藏得住小小的你

我只是想再瞧你一眼,我怕再也瞧你不到

有怪踩月而来,美如秋水,清若山河,生呆若木鸡,爱而不能忍,生甚倾之

君心何坚决,到死无两意

“我与梦中的小小姑娘说,等她长大了,便带她去看悬崖上的红花,海底的白珠,欢喜她欢喜到打仗吃酒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在身边,山高水长过一辈子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然后,她死在了长大嫁人的那一日。”

有朝一日,你功成名就,不必相谢,对我笑一笑便可。啊,对,就是你说的那种虚情假意的笑。我很喜欢。

君当如何,妾当如何。君是乱臣,妾做贼子。

“殿下之疾,一在从不肯听人说完话,二在常使吾……如此开怀。”

“荷称君子,吾见汝端明秀雅,赠君此株,聊表寸心。”

“他是我的心上人,这才是他做对的唯一一件事。”

当烈火烧遍她的全身,他想,她确定,她上辈子欠了云琅,只是,从未想过,欠他这样多。

     “殿下,臣曾说过,对于殿下的靠近,臣不能忍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可是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,从幻境中变成云琅那日开始。

他坐在墙外,握着藤结三日三夜。

三娘,生何益,死何益?

        我小心翼翼地灌溉,一日复一日的期待,那么费力,植成参天的乔木,岂愿见你终有一日从容赴死?
        我也曾备下三十三城的嫁妆,预备嫁我价值连城的明珠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怜我这孩儿,送嫁的兄长徒然死在马背上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,我们都曾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   他不过如此,可是在我眼中,他却是天地至美。而天地至美,本无常主。所以,他迟迟不属于我,也不属于任何一个人。

「乔荷」
       他得庆幸,此后再无人揣摩石碑上的最后几字。   
“植,三百年,嫁乔荷。”
可阿植死啦。  
    有些时光太远,我瞧古书只有粗陋几言,譬如我妻阿植,也只是短短两语:“元后奚山,荒无踪。生子凤奴,日下无影。”
       此后余生,我已不大爱翻书卷,搁置了海棠花枝做了书签,等待来年,可来年还是那一页。 
        想了想,停在此处,便好。
        不必翻到翻不下去,一片空白。
        吾儿凤奴是个鬼子,生来体弱,日下无影,却性喜热闹。然我不喜热闹,也不喜他。      年迈时昏昏欲睡,太极殿外的海棠花悄悄地开了,树上有一条黄色的臂帛。
        我眯着眼走了过去,有些记忆慢慢就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 那里仿佛藏了个小人,大气不敢出,她想要逃开我,故而躲在此处。
        我见她在树间闭着眼默默祷告,眉头紧蹙,我觉得好笑,轻轻张开了双手,哪管她拜的是苍天还是诸位神仙。
        她若低头,便能瞧见我眼底那些奇异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点点滴滴,历数来,都是些随时戒备隐藏的爱。
         可她顽劣,不曾跌倒,我便只好倚靠在海棠树下抚琴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在等她发现,轻轻喊一声“哥哥”,我便好装作不大喜欢她,牵着她的小手回家。教她读书识字,也为她讲些故事。耗着年头,一日日地,累积溺爱。
        我的爱比别人廉价,满了便溢,没什么可惜。因我知终有一日,它还会满。 
         寥寥草草,这本章书目又岂会封缄?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它在待我死去那一天。   
         朝朝暮暮的不再相见。 

「乔植」
       二哥就这样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 我得宠溺他一生一世,做个他,像他待我那一辈子。
       唯愿他,此生,便是那个前世懵懂的我。被钟爱,被安排。   
        虽则天常有不测风云。   
         我也曾想,我若为天,该有多好,定善待他终生。   
         我若为天,他的磨难中总存一线希望,痛苦中还有转圜。这世上神话故事颇多,每一桩,都是我来演。我来做山,做海,做泥荷,做蝼蚁,苍天有束光可偷,我也偷来,予他做个冠带。你何必惊讶他竟不能处处识得我,也不必知道,这样的强制安排不是为了满足我的爱,而是为了想要他还能笑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天下甚美。我还肯爱这山河,只是因为他还热切地爱着河山。



我们的每一世
都是痴男怨女
天各一方,不得相见
相爱却不能白头
不然的话
轮回还有什么意义

愿我们还能在这人间逗留片刻
为了凝望彼此的那一瞬
然后消除记忆
前往下一世
重新变成陌生人的
下一世

一日不见

如隔三秋

丰沛的雨让枫叶停止了聒噪
候鸟给江南带去北方的消息
乞人有了瑟缩的姿态
清晨目睹了一只蝉的死亡
不动声色
谁会知道它是音乐界的佼佼者

伸出的手仍停在风中
等待长出细小裂痕
我披上诗人的长风衣
自作多情
忧郁的吟唱
“秋风将吹散我的灵魂/为你走过的街/落一场支离破碎的雪”

在那片雪花旋转着要飘进瞳孔前
我茫然四顾
枯藤攀不紧墙壁
逝去的梦无人提及
这个秋天抱歉的告诉我
原来这里也没有你

爱情这么不靠谱的事
我怎么敢拿你冒险呢

路过

我路过一片云
它蔓延成温柔的样子
像你
我歪着头看
它凝聚成你的背影

微笑着路过的
是云也是我们

(看陆维的画有感)

总结7

学会做饭了呢。
诶嘛zz同桌。
哈哈哈哈找死的兔子。
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抬杠中去。
空想。
零落成泥碾作、、咳、、
假期只是作业的衍生物------------大白
数学老师的声音好好听。
为了得到关注你真是拼命。
做了这样的事你还能很出来很自然的讲话a。
除夕夜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。
“头像真好看!”“在一起了……”“……”
祝好。
亲爱的你这是在搞事情。
不需要暧昧。这样挺过分的。
我真的不认识你啊。
想买一只银镯刻上字。
你好,欢迎来到全世界。
你真的很像善生。只是他太冷漠,你太温柔。
我们大概就是善生和内河的关系吧。
男大十八变/斜眼笑。
庆幸你们还是单纯可爱的样子。
我可以问一下……那个……她怎么样了吗?
不在群里说话,连红包都不想抢。
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们。我和我的哥哥姐姐们。
为什么小七还没加进来诶?
对 不 起。
摩羯座的一次道德事故。
她催促我们回家,语气中带了伤。
那是她冷暖自知的喜欢。
习惯很早很早就开始计划重要的人的生礼。
还有11个月就十八岁了。
我想你啦。

“在山君看来,是人肉好吃还是牛肉好吃?”
“皆不如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