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寒浅暮

赋到沧桑句便工。

       在老伙伴们的鼓动下,老人开了腔。他姿态端正,缓缓地打着拍子。年轻时一副好嗓子到底也禁不住岁月的磨砺,气流从缺了牙的嘴里跑出,调子先碎了一半。周围的人倒是听了进去,眼神木着,盛着心事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唱着唱着,他觉出这声音的薄,下意识往旁边飘过一个眼风,却扑了个空,目光落在远处的树上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,这歌是有该她来和的。

        终于决定要整理分组。
        以前的分组很早就不合适了,拖到了今天,很大的原因是不想面对。
        是吧,改变,多可怕。
        有着固定且客观身份的好友,明了简洁,省去思量。怕的是那些一时熟络一时疏淡的人,放在重要的位置,觉得有些自欺欺人,又狠不下心冷落。这是很真实的时刻,要么排出一...

如果极光有声音
如果极光是一只跃向空中的狐
那我可以像小王子一样
驯养它吗

或者
它驯养我

反正我们
都不是温驯的动物

“怎样度过这一生?”
“记之而去。”

叫我吗

杜一鸣 一鸣 鸣鸣 小杜一鸣 小小 小鸣鸣 杜鸣 杜er鸣 杜杜 杜杜喵 杜小喵 小喵 猫咪姐 冬菇 菇菇 白 大白 大杜 

锁麟囊

采桑子·大格格
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,他叫我收余恨、免娇嗔、且自新、改性情、休恋逝水、苦海回身、早悟兰因。

浑身都是放弃的我
也是让她不忍
所以
还是要我说
你想让一个放弃了的人说什么呢
亲口
对想要的未来
判了死刑

“想避世,更要在世上。”

期望

“期望是一种暴力。”

©深寒浅暮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