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寒浅暮

赋到沧桑句便工。

“我不敢用掉太多别人的偏心,这样会带来其它坏事。”
多希望在我疼痛难忍一般开心的时候
给我打电话唱歌聊天逗我开心的人
是你啊

天科大的秋
猖狂的海风挟持着白云
路过
一头乱发的杂草

晨雾和我都没有睡醒
就懵懂着降临这里
这里
说不上美丽
只觉得舒适

治愈

他说人是导管,悲伤流过,欢乐流过,导管还是导管
这话说得不对
身体是容器
压力盛满了就要溢出
得给她一个缺口

又是新的体验
好好感受
由别人从身体里取出压力和坏心情的感觉

下次
别再盛这么多了

让人心动的文字。

不,我想。

泪涌。

©深寒浅暮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