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寒浅暮

我瞪大了双眼观察世间,却没发现你从我身边匆匆走过。

听的时候想到那个叫言秋凰的青衣。

“君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。”

“蛮蛮,娘来了。”


最后,用尽全部的技巧,

再给这时代唱一出戏吧。

以前,

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

他们说 ,你唱得那样好。

如今终于轮到演自己,

却是萧条得多。

没有胡琴没有观众没有喝彩,

连油彩头面也可省去。

只一人醉在戏文中,

等谢幕。

归命。

评论
热度(2)
©深寒浅暮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