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寒浅暮

我瞪大了双眼观察世间,却没发现你从我身边匆匆走过。

以花粉和露水为生的小妖魔

     对于《莲花》的百看不厌,我早已料到。知道这本书是曾经听的读书电台,很是温和悦耳的女声,晦涩难懂的语句被不紧不慢的念出,化为电流,再灌入我的耳朵。记得当时听着听着,就要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  现在终于得了纸质书,一字一字仔细阅读,少了别人的语气的干扰,字句都是全新的陌生的含义。让我有种独自站在记忆深处的十字路口的不安全感,川流不息的车辆不肯为我停下,甚至连减速投来视线都不肯。他们失去了对我的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所有的笔画都浸润在潮湿的风中,氤氲的水汽里我一遍遍参与内河的成长,每次都沿着不同的轨迹探索。善生,善生母亲,庆昭,内河父亲,内河母亲,美术老师,荷年,医生护士,无数的旅人和旅店老板。我站在他们的视角,观看内河的人生。但是我始终不敢把自己想象成内河。漆黑的辫子,裹着绿色海藻和泥浆的小腿,灵动的白裙,亲近自然和书籍,透彻感性的言语,对于美的敏感,不顾一切的爱,在黑暗中隐忍前行,自由天真狂妄,却又因本质的善良永远沉睡在墨脱。这样的她美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成为不了她。想象也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所希冀的结局,内河一直在墨脱生活下去,她一个人,到老到死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个会因为蝴蝶而让自己的心停止生长的人,才有资格和古老的森林相处。茂密的枝丫,费力挤出来的几缕阳光,滑腻腻的绿色青苔,张着翅膀的小小蛾类,饱满丰盈的叶片,不远处闪过大型生物的黑影,波动的水面,闪烁着碎宝石的光泽,几只鹿在湖边喝水,互相低语。

      我只能笨拙的描述这一切。而她可以和它们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  或者,她就是自然本身。

评论
©深寒浅暮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