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寒浅暮

我瞪大了双眼观察世间,却没发现你从我身边匆匆走过。

所有的沉默

·而我不知不识,未曾为这繁华富丽心生了惊怯。

·命运的流离

·一切都是新的。与以往没有任何关系。它们在一个荒漠上建立起来。新的人面对新的世界,只有蓬勃野心,没有风月心情。

·有些人曾记得它的旧模样,有些人还记得一点点,有些人将完全不知道。他们被断绝与这座城市历史之间的关系,断绝与它的优雅和信念的关联。

·是在觉得对这个世间极为珍惜郑重又随时可与它隔绝的时候,开始一点一点变老的吗。

·我懂得之后的黑暗冷落,确定无疑。
但是烟花已经在头顶劈头绽开。

·人的生活一旦被展览,就会失真且变味。周围演戏的人够多了。

·我不习惯讨论自己。对世间的看法尽量不在意。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人,不想成为世俗的奴隶。如果你总是停留在一个地方,人们就会把你放在一个笼子里。渐渐地希望你不要出来。

·一个人旅行,风餐露宿。长期的孤独生活,大概在我体内种下了某种观念。(摄影师寇德卡)

·需要一个角落,使人感觉似乎站在世界的中心。

·盛宴之后,泪流满面。

·为了抵达大海,那些深夜洒落在海面上的雨水,那些各有起源的支流,它们彼此融汇。

·他说,我记得第一次在咖啡店见到你。你给自己剪了头发,那个刘海剪得实在是业余,你的深情却怡然自得,全不在乎。只是你已经不记得了。

·幸福是早晨折射在波浪上的云霞和日光,是深夜的月色和雨水,是随波逐流的鱼群和花枝,是一个岸边观望者的逡巡。

·有些人和事的出现,是为了在我们的世界里打开一扇门,照亮一条通道,让你知道,曾经在一个幽闭的房间里没有烛火而固执地寻觅,是多么辛劳。

·我所有的工作就是在寻找能说的话,而能说的话并不多,我写给他们看,对于不可言说者必须保持沉默(上帝之城)

·这些脸看起来十分相似。是被生命的劳碌和无能为力揉搓过的脸。     呈现一种生命本身不自知的拖沓冗长。

·有时候我会认为,完美的生命旅途,不是老去,是无疾而终。是不告而别。

·清冷之心,是看着那些银白色的火花在暗中升起降落。
我知道有些人会明了。

·写作代表所有的沉默。

·仿佛潜伏在深深海底,探索光线在海水中闪烁的神秘不定

·等待所有应该消失或趋向消失的人,自动地迅疾或缓慢地消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庆山」

评论
热度(13)
©深寒浅暮 | Powered by LOFTER